王开岭论读书(二)

王开岭论读书(二)


   


   搬把椅子,在太阳下读书,真是件幸福的事,也是生命最美好的形貌和举止。王开岭三言两语将读书的纯美状态描绘出来,那么,读什么样的文字,选择哪些作家的作品方不负这美妙的生命状态呢?


   


   王开岭对年轻朋友说,趁青春多读几部优秀长篇,一个人在30岁以后,很可能无缘长篇小说了,身心再无如饥似渴的状态,读书也需要与之匹配的动力与好奇心。(一个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候,对世间万物充满着理想主义,读书亦是如此,回想自己上师范时读《平凡的世界》的状态,夜不能寐,食不知味,真正是做到了与作品的身心共融啊!年轻的岁月里,需要迷恋几部长篇巨著,需要好好地与这些巨著谈几次轰轰烈烈的恋爱,这样才不负青春的馈赠与青春的轻狂。)


   


   王开岭说,读书时一定别忘记诗歌,诗是会飞的,会把你带向神秘、自由和解放的语境,带向语言的乌托邦。读诗者,往往是最热爱生活的那一群人,是灵魂端庄而优雅的人,是幸福感强烈而稳定的人,是血液中藏着酒精和火焰的人。(诚哉斯言,不管在什么样的年纪,读诗总会让我们莫名的年轻,总会让日日枯萎的心灵再逢阳春。如果因为时日的粗糙写不出诗歌,那不妨把读诗作为一种精神享受吧!还有,当你心有千千结,无法释怀内心的情绪的时候,写诗倒不失为倾诉情怀的最佳途径。君不见,最近两年,有多少诗歌朝向他啊!)


   


   王开岭说,一个人一定要读点儿哲学,精神构成中要有一点务虚和形而上的东西,它们最接近世界真相和生命核心。(读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怦然心动,原来自己多日以来持有的观点与看法竟然得到了这般确切地佐证。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讲,太讲究务实与功利,这种现实的心态却没能让我们在现实中游刃有余,反而掏空了我们的精神与灵魂,让我们在举世茫茫中无法安顿自己的身心。所以,有些时候,恰恰是那些务虚的信仰与理想让我们走得更高,看得更远,拥有得更多。)


   


   王开岭说,若你只带一部书远行,那就带罗曼.罗兰的《约翰.克里斯朵夫》,它的精神体魄能激励你变得强壮,它能像体能教练一样辅导你,让你美好而自足地面对世界。(真是惭愧,自己竟未读过这部书,只是道听途说,一知半解,但看到王开岭这般推崇这部书,就像是一个无比信赖的友人在倾诉他的阅读心得,有这样的信任,就会在心里埋下付诸行动的种子。《约翰.克里斯朵夫》,2014,我会真诚地拜望你!)


   


    王开岭说,人世间,思想家很多,“生活家”很少。纯真意义上的生活,聚精会神的生活,超越阴暗和苦难的生活,不被时代之弊干扰的生活。丰子恺、王世襄,是两位生活大师,他们对万物的爱,对生活的肯定和修复态度不依赖任何条件。(有人说,看丰子恺的画册能看得人啼笑皆非,又泪水涟涟;读丰子恺的文章,亦能让人读到最最纯真的生命状态。他对孩子纯粹、汹涌的爱,让我们这些后人懊悔且惭愧。如若我们想给孩子一个完满的童年,那就读读丰子恺吧,他会给予父母们最高境界的点拨与引领。)


   


    一个人,是需要有点精神追求的,而阅读,无疑是实现这种精神追求的最有效途径。我庆幸,在自己的精神客厅里,有李白、杜甫,有胡适、鲁迅,有雨果、高尔基,他们济济一堂,彼此敬爱,让我的岁月静好,生活甜美,理想丰润。

《王开岭论读书(二)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