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柔度时光

温柔度时光


   


    在友人家做客,接了一个老公的电话,无什么要紧事,只是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地叮嘱。友人听到,不无差异地说:“你说话怎么这么温柔?”我乐,回应到:“这就是平时说话的常态啊!尤其最近两年,与老公对话大概都是这样一种绵软的状态,再无疾言厉色。”友人说:“是不是人到中年都是这样的状态?对生活的要求,再无波澜壮阔,多的是涓涓细流;对亲人的要求,再无高标严苛,多的是平和接纳。”我连连点头。


   


    不知从何时起,自己的性子变了,或者说在磕磕绊绊的生活面前,不得不变。拿我和老公的相处来说,他天性强势,遇事有理无理皆是理,有些事情,明明自己做得不对,但嘴上永远不会说出自己的不对。时日久长,我习惯了妥协,如果两人都针锋相对,固执一端,针尖对麦芒,那日子过得实在狼狈。与其较劲过日子,不如服输,服软,这样一来,两个人没有冲突,反而能舒心顺心地过好每一天。以柔克刚,原本就是女人对付男人的不二法门啊!


   


    女儿上了初三,我的心绪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焦躁、紧张,可孩子毕竟是孩子,她喜欢自由自在,喜欢不受管束,喜欢随心所欲。原先的我,总是会疾风骤雨地数落一通,慢慢我发现,情势不对,女儿越来越不把这些数落当回事。没办法,我变换策略,每次提醒女儿写作业,总是软语温存,宝贝,宝贝地叫着,乖啊,乖啊地哄着。女儿明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碍于我的态度实在良好,只得乖乖就范。原来温柔待孩子,同样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
   


    女儿如此,那帮也叫“妈妈”的顽童呢,自然也受不了这样的温柔刀。尤其是初三,对学生的管教一定得讲究方法,得让他们心服口服。班上原先喜欢打架闹事的孩子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再无此恶习。他们不怕我发火,就怕我流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他们进行血泪控诉,慢慢地,竟都能步入健康正常的发展轨道。运动会上,我们班包揽了三分之二的项目的第一,孩子们最能感受到的,大概就是我贴心温暖的体恤。对参赛选手的照顾与呵护,是孩子们亲身体会着的,难怪乎他们会说:“咱妈实在是太温柔了!”


   


    岁月渐行渐远,年龄也渐行渐远,光阴的日日沉淀教会了我如何去面对生活这个大麻烦。人的心是属于自己的,自己想把日子过成什么样,完全是自己说了算。当现实背离我们的初衷时,千万不要以强大的名义向它对抗,对抗的结果只会让我们大受其伤。平和、温柔地对人对事吧,它会让我们在囧途中柳暗花明,也会让我们在低迷中找到命运光亮的豁口。


   


    温柔度时光,在新的一年起航的时候,我这么对自己说……

《温柔度时光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