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遇《金蔷薇》2——缀接闪电的瞬间

相遇《金蔷薇》2——缀接闪电的瞬间


    


    写作自然离不开构思,某种意义上讲,一个作家思想境界的高度决定着作品的高度,而构思则是要如何将这种思想恰当地体现在文字当中。


 


帕乌斯托夫斯基在《金蔷薇》中这样描述构思:“构思好比闪电。电日日夜夜在地面的上空积累,一旦空气中的电达到饱和状态,一朵朵洁白的积云就会变成阴森的积雨云,于是从积雨云的稠密的带电的水汽中,便会爆发第一道火花——闪电。”这个比喻极其形象地阐释了构思最初依赖的写作基础,这个基础包括思想、感情、记忆以及生活的积累,当这些积累不断放大,不断放大,作家便会在自己的头脑中产生闪电,即产生构思。一言以蔽之,构思一定来源于广博的有意识的积累。当积累达到一定的高度,借助微小的推动力,内心便会触动,构思便会产生。


 


为了让读者清晰明了地认识这点,帕氏列举了托尔斯泰对一篇中篇小说的构思过程。一株断掉的牛蒡,触发他的联想,成为他写这篇小说的推动力。设若托尔斯泰内心没有这样的打算,没有一定的思想累积,那么再多的牛蒡,也不会引发他的注意,更不会成为点燃这篇小说创作的火焰。这样的构思,这样的推动,拒绝投机取巧,拒绝华而不实。


 


作家的构思往往会被人们神话,传得神乎其神的莫过于灵感。帕乌斯托夫斯基这样说:“被庸俗化最厉害的莫过于灵感。”灵感曾经被人们以讹传讹地莫名扩大或者缩小,如同帕氏所言,那些一知半解的人几乎总是把灵感曲解为世人怀着莫名的狂喜,鼓出双眼,仰望天空,要不然就是咬鹅翎笔。作家们的灵感总是给人一种非正常之感,所谓的文学家的特质大概也是从莫名其妙的灵感培育出来的。因此,灵感被许多人看成是矫揉造作,不着边际。


 


多么欣赏帕氏对灵感的解读啊!他说,灵感乃是人的一种严谨的工作状态。精神的昂扬、焕发,绝非做戏时那种装腔作势、故作亢奋的动作。灵感是激发人挖掘自己潜能的正能量,它远离手舞足蹈的亢奋,是精神昂扬,生气蓬勃,敏锐地感受现实。可是,灵感的缘起却一定得源于人像犍牛一样竭尽全力工作的状态,只有踏踏实实、老老实实地想要并且实际践行自己从事的工作职业,才可能赢得灵感的青睐。


 


我们不是作家,无论从哪方面的素养都不可能达到作家的高度。但是,从教师这个职业来讲,我们在安安静静从事的时候,在踏踏实实经营的时候,内心会有触碰,这些触碰同样会产生火花。如果我们有心,将这些教育生活的点滴与侧面缀接起来,我们必定会产生自己的构思,所谓的闪电也会感从中来。这些闪电不是浮光掠影地吆喝叫卖,更不是五彩斑斓的视觉盛宴,它是我们平日里竭尽全力工作的一个展现。


 


有了这样的意识,有了这样的积淀,我们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灵感瞬间。或许是在春日明媚的清晨,或许是在夏日凉爽的黄昏,一片深秋的落叶,一场冬日的大雪,都会唤起我们对工作的热忱与喜爱,也都会激发我们心中潜藏已久的灵感,这些自然或者生活里的美妙瞬间都会成为我们构思生活的推动力。


 


屠格涅夫把灵感称作“神的君临”,称作人的思想和感情的豁然开朗;托尔斯泰的定义或许更切近我们的状态,他说:“灵感就是突然显现出你能做到的事。灵感的光芒越是强烈,就越是要细心地工作,去实现这一灵感。”我才想着,原来拥有激情原本就是细心工作的基础。对教育的热爱,对孩子们的热爱,就是诠释教育灵感的最佳途径。如果我们能把这些教育教学中获得的闪电缀接,那么它一定会有助于我们向着良好的教育状态迈进。

《相遇《金蔷薇》2——缀接闪电的瞬间》有1个想法

  1. 读司老师此文,我想起荷马在《奥德赛》的开头呼唤诗神降临,斯茨格在《人类群星闪耀时》中描写《马赛曲》诞生的那一刻时称一个平庸的人在那一瞬间得以不朽。我们的生命也在渴望这一时刻,我们也在用生命塑造这一时刻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