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雪、俄罗斯及其他

初雪、俄罗斯及其他




 


2013年的冬天,是个无雪的冬天。小妹在南通,惦记着家乡的雪,渴盼着家乡的雪,每每打电话,总会问“我们那里下雪了吗”,我揶揄着她的矫情,戏谑着她总是仰望星空。可小妹着实爱雪,在她这个充满梦想的年纪,做做这些矫情的梦,倒是合时合宜。




 


大年初五的晚上,雪终于来了。经过一个冬天的酝酿,雪花似乎铆足了力气,在空中纷扬,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而降。小妹与女儿隔窗而望,拿起相机拍下夜晚飞舞的雪花。女儿兴奋着,一边欣赏雪花的舞蹈,一边自恋似的赞叹她们拍照水平的高超。


我呢,窝在沙发里继续读我的《金蔷薇》,正是因为读这本书,让我爱上了高贵而纯粹的俄罗斯文学。俄罗斯的凌厉的寒风,浓烈的暴雪给予俄罗斯民族激昂而纯正的底气。难怪神仙姐姐董一菲亦那般推崇俄罗斯的文学,某种意义上说,这种惨烈的自然环境是孕育高尚灵魂的最有价值的土壤。




读《金蔷薇》的间隙,我又读王开岭的散文集《亲爱的灯光》,在这本集子里,王开岭难掩对俄罗斯民族、俄罗斯文学的倾情热爱,许多触碰,许多共鸣,竟都能寻找出清晰的印迹。我明朗而兴奋着,如同在山间觅到了一泓明镜似的清泉。原来对这些文字的热爱,超过了对俄罗斯总统——普京的热爱啊!


读《金蔷薇》,读到《心灵的印痕》,帕乌斯托夫斯基说,“在树林里漫步比哪儿都好。牧场上风声呼呼,在树林里却笼罩着一片忧郁的岑寂,只有薄冰在脚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。”帕氏所描绘的,是秋天的小树林,这些充满质感的语言,勾起我对小树林的深切怀往,想象着那番鼓动人心的景象。




窗外飞荡的雪花让我的心不再安分,小区外不是有一片小树林么?被白雪覆盖的树林,是不是该别有一番情致?于是,开始动员女儿,女儿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,终于答应陪我下楼,去赏玩小树林的风景。


空中纷扬的雪花没有要停歇的意思,兀自飞舞着,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。小树林一片静寂,地上没有脚印,我与女儿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着,生怕干扰它的安宁。一排小树林,如同庄严肃穆的哨兵,远望去,让人内心感佩。我喜欢这样的景致,喜欢这样的果决与干脆。女儿是擅长拍照的,她拍出的景物角度合宜,富有美感。给我拍照,亦拍得刚刚好,表情的捕捉很是到位。只是,这个小家伙,硬是不让我给她拍,她喜欢当摄影师,不喜欢当“模特”啊!




一番赏玩下来,我的心境豁然许多。原本以为自己的心日渐粗糙,其实是自己的心意不对,任何时候,任何年纪,都有对最纯粹的东西的喜爱与向往。一场冬日的雪,一场春日的雨,都可以换回我们对生命最本真的追求与回归。

《初雪、俄罗斯及其他》有1个想法

  1. 雪真是美好,可以将一切都变得高贵而纯洁。南京年初五也下雪的,只是可惜太小了。司老师生活在北方吧,真正可以看到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的壮美。此刻,可以有一本书来磨砺灵魂,用心去品味温暖,真好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