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感叹号

爱上感叹号


      读王君老师的博客已经很久了,每每总是读,却不曾对她的文章有过点评。近来,或许是因为自己愈来愈喜欢琢磨课堂,便愈来愈喜欢王君老师的文字,王君老师的思想。于是乎,在她文章后跟帖,说着自己的点滴感悟,点滴心得。没曾想,她亦在我的博客上回帖,我兴奋地向晖诉说着。三十大几的人了,还像孩子般追星,不过,又没有谁规定三十大几的人就不能如此干净纯粹地喜欢某个人!看到王君老师在《课堂教学的纪念碑》一文后的评论,我着实被激励着!她说,漂亮!真漂亮!课漂亮!思想也漂亮!四个漂亮,四个感叹号,让我仿佛看到她真诚灿烂的笑颜,一种强烈的幸福感在周身弥漫!


君久了,会发现,她表达感情时用的最多的就是感叹号,或许就是这永远激情满怀的感叹号,诠释着青春语文的内涵与要义。她用感叹号表达着自己的喜怒悲欢,表达着自己的爱憎情怀,她的文字如同她的课堂,有一种巨大无比的气场,能把人深深吸引,然后沉醉。或许,你会说,感叹号用的多,难免有些浅显和直白,但真正读进去,却发现,根本不是如此啊!对课堂的深层领悟,对人生的切肤体验,对价值的理性思考,也隐藏在这些看似直白的感叹号中!


君老师对《我的叔叔于勒》的几次研磨,几次超越,正是对人生不断思考,不断领悟的过程。我现在也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,有价值的语文课堂一定是不断成长着的,教师的人生经历一定会影响到我们的语文课堂!如果几十年如一日,几十年如一遍地上着某课,那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!而每一次超越自我,又怎会不是源于对语文的倾情钟爱,深情研磨呢!语文与人生,与生命,与价值,与社会原本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我们对人生的态度,某种意义上便是对语文的态度!永远以一种情怀对待语文,永远以一种激情对待成长,这不也是另一种感叹号的存在吗?
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自己越来越喜欢明朗灿烂的人生态度。对人对事不喜迂回,喜欢痛痛快快地陈述与表达。生活已经是一个大麻烦,如果表达再绕来绕去,那岂不是让原本麻烦的生活更加纠结!在课堂上谈及某些人,某些事的时候,也总喜欢鲜明地陈述自己的观点。谈到苏东坡,从来不掩饰对他绝对的崇拜和欣赏;谈到柳宗元,也不掩饰对他的微词与批评。对待那些文人与作家,我喜欢向学生表达自己的好恶,但不会将自己的好恶强加给学生。只是希望他们能在这鲜明态度的背后,领悟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智慧人生。因此,在表达自己的情感倾向时,我也爱极了感叹号,能常常使用感叹号,就是一种充满情怀的见证!


正因如此,看到君老师这四个感叹号的时候,内心被强烈的撞击着,以一种饱含激情的姿态行走,不论到了哪一个年龄段,都会让自己的心态永远年轻。读苏东坡的诗词,即使是晚年所作,依然欣赏海南的别样春光,“不似天涯,卷起杨花似雪花”依然对生命充满炽爱;读李白的诗歌,即使是谢世之作,依然将自己比作大鹏,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”,依然昂扬着自己的情怀!当把这些激越的情怀化作行走的常态时,那我们便会拥有与时间对抗的资本!


既然如此,对感叹号的钟爱只会越来越深,对君老师的热爱也会越来越深!

发表评论